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网络实名制


2012 年 8 月 23 日,韩国宪法裁判所8名法官一致做出判决,裁定网络实名制违宪,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将根据判决修改相关法律,并将废除网络实名制。自此,世界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除了中国)全面实施网络实名制的国家正式宣告了这项政策的失败。

那么网络实名制,这一无异于将普通民众都绑在不定时炸弹上的制度,到底会怎样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一、网络实名制的由来,借口和谎言

网络实名制的正式起点是 2012 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开篇第一句:为了保护网络信息安全,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特作如下决定......告诉了我们为何要实行网络实名制:网络服务提供者必须要收集你的真实信息才能更好的保护你(的信息)。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听起来就漏洞百出:保护公民的合法利益需要通过收集公民的真实身份信息来实现。这甚至让我想到了黑帮电影中的桥段:只有给黑社会交「保护费」,才能保证店面不被砸。

另外,从一些官方媒体的新闻(新华社:网络实名制全面到来,如何保障我们的虚拟空间更“清爽”)来看,推行网络实名制的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减少恶性言论、净化网络环境,但从韩国的先例(韩国称网络实名制并未使恶性言论和非法信息明显减少)来看,这个借口也不能成为实施网络实名制理由。

即使是这些理由是如此的荒谬,可似乎我们还是没来得及去思考网络实名制是否真的那么美好,便被要求按照规定提交自己的真实信息才能使用各种网络服务。今年 6 月 1 日前,诸多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公司纷纷以《网络安全法》为由,要求用户提供手机号以实名认证才能正常使用其服务。


百度要求帐号实名制

不管你想不想,此时此刻,你所用的国内互联网服务无一没有拿到你的真实信息(至少是实名注册的手机号)。但每每我尝试就此问题询问别人的看法时,得到的回答大多是:手机号注册下怎么了?是啊,人家微博、微信「免费」提供服务给我们用,绑个手机号不是应该的么?

二、实名制之下,是资本家按捺不住的狂欢

绑个手机号当然是应该的,但不是因为我们用了他们的服务就必须要提供真实信息,而是因为网络安全法第二十四条给了他们充足的理由。

网络运营者为用户办理网络接入、域名注册服务,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或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即时通讯等服务,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络运营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

或许我们无法体会到国家保护我们隐私信息安全的本意,但资本家们却从中捞到了货真价实的好处。每个公司都拥有了不费吹灰之力拿到的一手真实的用户隐私数据。这对于需要大量隐私数据以完善用户画像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而且这「馅饼」可以合理合法的吃下去。从前也许百度只能根据 cookies 记住你,现在只要你在登陆百度账号的情况下使用百度搜索引擎服务,那百度几乎可以记住你所有的需求(考虑下自己使用搜索引擎的频率),你是否胃痛?你要割包皮么?玻尿酸?要整容?有「莆田系」医院的推荐要不要?实名制以后,百度就能更精准的「记住」你了。要说精准化推送,不说今日头条恐怕都过不去。所谓的人工智能推荐算法,加上实名制这一催化剂,想必是威力刚猛。当然还有能记住全国女性罩杯数据的阿里(新闻链接),知道你和多少女生聊骚的腾讯......

有些人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可能还会有另外一个疑问:像《网络安全法》中不也是明确了企业对实名制数据有妥善保管的义务了么?好吧,能想到这一层实际上已经很难得了,在这个国家,你有看到有企业因泄露用户隐私被处罚的新闻么,更别谈对用户的赔偿了......

三、实名制之下,是普通民众更加严重的隐私泄露风险

国家给了资本家们掠夺用户实名数据的权利,结果就是每家公司都存储着其用户的实名的隐私数据。而这些一个个随时会被拖库的数据库,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一个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企业用户数据库的安全问题,是这颗炸弹充满不确定性的引信;电子数据零成本的可复制性,是这颗炸弹的炸药。列举国内近年来一些影响广泛的用户数据泄露事件:

数据泄露带给我们的影响远远要比想象中要大,徐玉玉案清华教授被骗 1760 万事件,后都被证实与数据泄露有关。现在的问题是,实名制大大增加了数据泄露的危害程度。我们不能要求每家收集我们实名隐私数据的公司都能妥善保存这些数据,而这在中国更甚(读者应该会同意这个观点)。一旦发生数据泄露事件,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你可能是银行卡盗刷的受害者,可能是精准定向的电信诈骗的目标(毕竟他连你的身份证号都能准确无误的说出),也可能是被敲诈勒索的对象(谁让你去与小三开房的记录在他手上)。当然最普通的,你会收到推销电话(这说明泄露的数据库显示你可能是他们的目标客户),其实这也不是坏事,毕竟这年头如果有人给我打电话我肯定会很开心。

四、一言以蔽之,网络实名制醉翁之意不在酒

算了吧,让资本家多赚点钱,让普通民众多承担点隐私泄露的风险才不是老大哥的本意。至于所谓的减少恶性言论和非法信息的托词,韩国的先例也彻底将其击碎(韩国称网络实名制并未使恶性言论和非法信息明显减少)。

网络实名制说到底是一种监管与审查框架。在网络实名制下,寒蝉效应更见显著,异见人士的生存空间则进一步被压缩。在「维稳」大旗下,任何有可能影响到国家机器稳定运行的尘埃都会被清洗。然而这对于整个社会的发展似乎并非益事。文革也就仅仅过去几十年,可我们似乎已经忘记的那个癫狂的年代。国家的发展,到底是表面上的和谐一片,还是这个国家每个公民的全面发展,似乎需要进一步的讨论。

说到这里,来看另一篇谈网络实名制的文章,如果你能从中体会一些不一样的看法,或许本文的目的就达到了。

聚焦网络实名制:信息会泄露? 言论自由受限吗?

有关的法律和文件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

网络安全法

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

本文内容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之保护。